黃裳 (1146-1194),字文叔,南宋隆慶府普成(今四川劍閣縣附近)人,著有《王府春秋講義》與《兼山集》。在光宗即位之初(淳熙十六年;西元 1189 年)為當時的左丞相留正起為皇子嘉王(後為寧宗)翊善。翊善一職初為宋太宗時所置,專事教導皇子,但稍後廢,至光宗時始又復置。黃裳雖一再遷官,然屢兼王府翊善,直至其逝世前一年為止,前後凡五年。為幫助嘉王學習,曾作〈太極〉、〈三才本性〉、〈天文〉、〈地理〉、〈皇帝王伯學術〉、〈九流學術〉、〈帝王紹運〉與〈百官〉等八圖以獻,但現僅〈天文〉、〈地理〉及〈帝王紹運〉三者有石刻摹圖留存。此三圖為王致遠於理宗淳祐丁未年(1247)刻置於蘇州(當時稱吳郡)府學左半文廟的戟門處,文革時始移蘇州市博物館列管保護。

  王致遠所摹刻黃裳諸圖的來歷,僅略見於〈地理圖〉石刻左下端的跋文:

右四圖,兼山黃公為嘉邸翊善日所進也。致遠舊得此本於蜀,司臬右浙,因摹刻以永其傳。淳祐丁未仲冬東嘉王致遠書。

此處「兼山黃公」即指黃裳,兼山乃黃氏故里,位於今四川劍閣縣附近。王致遠為南宋瑞安府永嘉(今浙江永嘉縣)人,此地唐時曾置東嘉州,故跋文中稱「東嘉王致遠」。

  據光緒《永嘉縣志》:

王致遠以父廕知慈谿縣…累遷湖北提刑,改浙東,知台州,召為吏部郎,不赴。居鄉十年,創永嘉書院……。

宋代之「提刑」即「提點刑獄公事」,又稱「臬司」,掌理司法刑獄和官吏考核之事。王致遠數任此職,其在淳祐壬子年(1252年;亦即刻圖之後五年)創立永嘉書院時仍為提刑。據前引文中所稱,王氏曾出任湖北及浙東提刑,但圖跋中「司臬右浙」一語,卻指其曾任浙西(兩浙西路)提刑。浙西與王致遠刻圖所在之蘇州有著相合的地緣關係,因蘇州即為兩浙西路平江府治。故《永嘉縣志》中之「改浙東」一語,很可能乃「改浙西」之誤。潘鼐氏在敘述王氏的經歷時,直引光緒《永嘉縣志》,稱其曾任湖北及浙西提刑,不知其所根據的版本上所書是否即稱「改浙西」?

  黃裳進獻〈天文〉等圖之時日,據〈地理圖〉上之跋文所稱為其任「嘉邸翊善日所進」,然此段文字或僅略指其在翊善任內 (1189-1193)所進,而非直指其在初任翊善當日所進。因據《宋史‧黃裳傳》及樓鑰 (1137-1213) 為黃氏所作之〈墓誌銘〉中所稱,在黃裳任翊善的初期,發生幾件事情,使得嘉王「意益向學」,黃裳始作八圖以獻。

  從〈地理圖〉上之跋文可知,當時王氏曾摹刻黃裳所進八圖中之四圖,但現僅〈天文〉、〈地理〉及〈帝王紹運〉三圖留存,俗稱天、地、人三圖,佚失者為何,已不得而知。王氏為「以永其傳」,故刻圖於石,便人摹拓。此圖的拓本在海內外流傳不少,台北市立圓山天文台即藏有一本,筆者亦曾在美國麻州史密斯 (Smith) 學院物理系見到一民國初年之拓本。

  蘇州石刻〈天文圖〉在明孝宗時曾由楊子器於其常熟縣令任內(1496-1499)翻刻於常熟。楊氏故里之慈谿縣很巧合即王致遠曾任知縣之地。楊氏為常熟圖所作的圖跋曰:

●……此圖宋人刻于蘇州府學,年久磨滅,其中星位亦多缺亂,乃考甘、石、巫氏經而訂正之……。

但因「拓者甚眾,日漸磨滅」,故正德元年(1506)時由當時的縣令計宗道再重刻於石。常熟圖基本上是仿照蘇州圖刻製的,雖改正了蘇州圖部分星位缺亂的情形,但某些官星位置的準確度卻較低於蘇州圖。

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