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 言      

神話與祭儀    

野生動物與雅美文化

飛魚與雅美文化  

資源運用的多樣性 

       

二.神話與祭儀

經過歷史上的遷入,透過傳統知識的遞移或神話、傳說、祭儀的塑形及與巴丹住民往來關係斷絕之後,雅美族人成為蘭嶼島上封閉生態系統的一部分,同時在人與自然的交融下,建構出族人應用島上及島域周圍的文化生態。

在尚未建立書寫系統的族群中,傳統知識的代表是語言,語言的第一個任務便是命名和建立世代不移的神話。雅美族人之最早祖先石系始祖與竹系始祖相遇,互稱彼此為人(tao)之後,神話故事再以祖孫答問的方式,一一為各種動植物命名,老人成了傳統知識權威的象徵。因此,反應在日常生活中,老人魚、老人貝等動物,大部分是少見或可能具毒性,需要老人家的智慧加以處理的種類。

 

紅頭始祖傳說故事提到:「在大洪水期當苦難到了極點的時候,已經沒食物可供食用;這時一對姐妹抓到一隻小小的蝨子,彼此分享這份難得的食物。」透過這段神話的描述,傳達了平權分享的概念,同時確立了族人日後相互幫助的文化根源。因此,雅美族的社會組織,不乏共產、共勞、共享的生活模式,至今仍透過粟祭、螃蟹祭、饋贈祭等社會儀式維繫不輟。

飛魚季期間,從大船船團組織成員的開始共宿、祈求豐漁祭在船首家的共食,招魚祭塗雞血點聖石,初夜集體夜漁的殺豬對天神作祭,解散儀式的魚獲分配,小船晝魚漁獲的晾乾貯存,飛魚晝食祭與飛魚收藏祭的祝祭,共食飛魚終止祭的宰殺山羊,以及飛魚終食祭的丟棄等等。所有有關飛魚的生產分配與消「廢」的集體習慣,整個都是與祭儀、禁忌、合食、饗讌等等活動配合起來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