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 言      

神話與祭儀    

野生動物與雅美文化

飛魚與雅美文化  

資源運用的多樣性 

       

五.資源運用的多樣性

除了飛魚的捕抓外,島民還包括釣取專吃飛魚的aliyo(鬼頭刀)、cilat(參魚)、vaoyo(鮪魚)等。飛魚季開始期間,若釣得參魚,表示今年捕獲量不多不少,若釣得鮪魚表示運氣佳。飛魚季期間若未釣得鬼頭刀,在村裡是件很羞恥的事。

底棲性魚類在飛魚汛期結束,禁忌因素消失後可以開始捕捉。其種類繁多,包括vaoknong(笛鯛)、vazavonot(金梭魚)、arawa(鸚哥魚)、amingan(緋鯉)、tapez(蝴蝶魚)、aporon(彩鯛)、vola(石斑魚)…。

雅美族人透過數量、味道、肉質等特性,將魚類加以歸類區分成女人魚、小孩魚、男人魚、老人魚、這種由小至大的食物圈,為的是不致對單一物種過度捕捉,以求得生物資源的多元利用。其中ilek(天竺鮀魚)為雅美族人所珍視,其為孕婦、產婦的最佳調養食品。因此,在新船下水時,船主會預先準備一條天竺鮀魚於撈網中,置放於魚艙,上岸後將其鱗片刮入魚艙內,帶回家中後以小米點灑其眼睛,以祈求每次出海,能釣得好魚回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由於面對大海的不可抗因素極高,所以雅美族人對於生活領域的資源維護相當重視,甚至會為了確保資源的獲得而引起村與村的戰鬥行為,但彼此又不願意擴衍至血仇事件。因此,防衛性武器就顯得特別重要,如藤盾、藤盔與甲冑等。在甲冑的製做方面,其材料的運用較為多元,有的是把欖仁舅的樹皮和藤莖綑在一起做成的,有的是剝取awo(黃副鱗魨)、vogawo(褐擬鱗魨)的皮一片片縫製而成,更早以前則是乘船從巴丹島運進vaka(水牛)皮製做而成。

魚類資源尚且包括礁岸邊的蟹與貝,這類食物的採集是女性的工作之一。Tingi(毛足圓軸蟹)、adpi(兇狠圓軸蟹)是芋田的副產物,這類陸蟹是飛魚季螃蟹節的主要食物,女性製作芋頭糕、剝下蟹肉用以慰勞男性的辛苦。珊瑚礁岸常見的蟹類如cinodotodo(紅斑瓢蟹)、kanatey(瘤突斜紋蟹)、cineha(裸掌盾牌蟹)、valakawan(細紋方蟹)、oyolakalang(白紋方蟹)等,則是日常捕捉佐餐,提供另類生命物質之用。當趁著沒有月亮的夜晚捕捉蟹類的同時,也會順手挖取海膽和貝類。如taim(梅氏海膽)、iga(銀口蠑螺)、salilin(血斑鐘螺)、kokolo(雪山寶螺)、kahararong(龜甲寶螺)….。然而,亞潮帶貝類的採集以男性為主,種類雖然不多,但卻是雅美文化中不可或缺的「寶貝」。kalap(夜光蠑螺)、malaran(水字螺)是掛在芋田禳災祈福,期望芋田豐收的法物;meta no anit(鸚鵡螺)是製成婦女項飾、耳飾的重要材料;kono(硨磲蛤)是製作石灰混合檳榔食用及製作雅美船白色塗料的原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