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 言      

神話與祭儀    

野生動物與雅美文化

飛魚與雅美文化  

資源運用的多樣性 

       






六.結語

從文化生態學的角度來看,殊異的生物地理及島嶼資源的天生性格,縕藏了許多具有特殊型態或行為的生物;同時空間環境的限制因素、歷史傳說的文化基因、巴丹臍帶關係的切斷等等要素,造就了雅美族人與自然的調和觀,對物的應用採取兼容並蓄的使用法則。這種資源利用多樣性的生活模式,使島嶼、生物、人、神話、祭儀、禁忌等等,構成和諧的緊密關係,島上的生態系統也得以繼續維持穩定狀態。

但是,1918年日本在紅頭設交易所後,改變了以物易物的經濟觀,夜光蠑螺、海芙蓉就是當時的重要出口物資。1956年起,地方教育及行政人員,僱工捕捉珠光黃裳鳳蝶、球背象鼻蟲,袋裝虎皮蛙、鱸鰻船運台東視為能事;1971年開放觀光後,懷著偏離差異格局的觀光客、釣客,以低價消費龍蝦、九孔、大蛇螺、石斑、椰子蟹等,是進入蘭嶼的必要享受;邇來假研究之名行搜括之實的動作,不禁令人懷疑,研究的意義何在?

隨著交通的頻仍,五臟俱全的麻雀,無意間進入了蘭嶼;黑眶蟾蜍搭上了便船,遍布全島;狩獵文化的助手--狗兒,一隻隻的流浪在街頭;刻意引進的紅色殺手--金寶螺,毀了大半的芋頭田;竄入草叢爬上樹梢的貓,擷取鳥蛋和幼雛;紅頭街上鐵鍊繫身的台灣彌猴,野放之後會是如何呢?當這些不屬於雅美文化內涵的動物,一一的滲入蘭嶼島之後,將來雅美族的動物文化,會不會改寫世代不移的的口傳歷史呢?

    ▲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