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些植物的不可侵犯性,相對的也增加了其巨大的靈力,做為紛爭時仲裁的審判者。當社群活動上,如發生土地界石的移動、灌溉水源截取、男女關係的誤解等等互不信任又無法解決的糾紛時,受害者砍取棋盤腳的樹根或砍取山葡萄這類的蔓莖,在雙方親族的見證下,要求對方砍斷,以分辨誰是誰非。如果有所顧忌不敢砍斷,只好趕緊認錯;如果犯錯強行砍斷,則將招致不幸。如不知是何人害時,則將本植物圈繞成圈,掛在受害地點,用以咀咒對方,使加害者能心生警戒不敢隨意造次。

仲裁的功能於雅美族的文化層面充分的展現,捍衛海岸的功能則在無意間出現。棋盤腳樹構成海岸林的主題樹種,葡萄科的蔓莖圈住了海岸林的外圍,兩者的種源得以在禁忌下持續維續,在其禁忌的陰影下,創造了每個部落周圍海岸林的無限生機。

在維護單一物種種源得以生生不息的典型例子,當以蘭嶼秋海棠Begonia fenicis的禁忌在生態上的意義最為特殊。蘭嶼秋海棠的肉質的葉柄可以生食,雅美族人並以esem 來形容其「酸得令人咬牙切齒」,但同樣是肉質的花梗切記不可食用,否則會造成耳聾聲啞。此一禁忌深植在每一個人的內心深層,卻也提供了蘭嶼秋海棠無限的繁殖生機,每當胃口不好時,在陰濕的岩縫溝岸,摘取葉柄享用時,不禁要對當初立下此一禁忌的人說聲真了不起。感謝它讓我們即使在飛魚季時,仍能保持很好的胃口。

談起飛魚季,不得不見識一下飛魚季期間的柴火。飛魚季這一段期間男性忙著掬捕飛魚,無法兼顧劈柴工作,這份工作便落在女性身上。而被族人稱為vinywa「亦硬亦軟」的血桐Macaranga tanarius與紅肉橙蘭Macaranga sinensis ,其乾燥後易於劈裂且堅硬耐燃的特性,故有「女性柴火(abhaken no mavakes)」之別稱,而且是飛魚季期間水煮飛魚的特用柴薪。但同樣是分布於向陽坡地、林緣或旱作耕地外圍之大戟科植物野桐Mallotus japonicus,雅美族人稱呼其為kamansasaga,意指「捕不到飛魚」。因此,在飛魚季期間,又有誰不希望趨吉避兇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