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蔚園科學館

lovetitle.gif (11859 bytes)



to_hall.gif (965 bytes)
to_newsci.gif (968 bytes)
to_sci-news.gif (726 bytes)to_all_shows.gif (866 bytes)
to_books.gif (861 bytes)
to_links.gif (871 bytes)



to_scimonth.gif (634 bytes)
to_science.gif (592 bytes)
to_vm.gif (586 bytes)

關鍵字
 
 
   

ear1.gif (5444 bytes)
科教處

愛情的社會生物學

  愛情的科學研究「問世間情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許」,梁山伯與祝英台,羅密歐與朱麗葉,多美的戀情!多絢麗的死亡!人間多少事,尚無法用科學來解釋,但這不是科學的缺點,正是它的優點,因為它明白告訴我們,科學是試探性的說法,是暫時性的理論,它沒法提供完美的說詞,但它有錯則改,愈改而愈驚人。占星術等說法,號稱能解釋所有人之命運,但不只它無法預測未來,更用各種遁辭修飾它的不足,科學家再怎麼打擊它,它也不會破損,因為就是有思緒不清(Woolly -Minded)的人相信它!本專輯四篇文章,分別從「社會生物學」、「心理學」、「社會學」及「文學」方面來看愛情。科學對愛的研究,現在雖只能提出局部意見,但希望拋磚引玉,引導讀者大力開拓這方面的研究,也希望科學能有清醒作用,讓純情的男女知所抉擇及行動!

程樹德任教於陽明大學微生物及免疫所

  「在天願為比翼鳥,在地願結連理枝」,長長久久的愛情是每個人所憧憬的,但鶼鰈情深的神仙眷屬並不太多。演化生物學現在對男女之愛提出解釋,昐望這說法能減少因愛所生的怨懟。

程樹德

  男女間的愛情是古今文人吟哦的對象,詩經上說:「關關雎鳩,在河之洲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逑之不得,輾轉反側…」,正是描寫男想女,夢寐思之的煎熬,李後主詞菩薩蠻上寫:「花明月黯飛輕霧,今宵好向郎邊去…剷襪步香階,手提金縷鞋…奴為出來難,教君恣意憐」,說男女私會之激情,而蘇東坡的江城子:「夜來幽夢忽還鄉…小軒窗,正梳妝,相顧無言,惟有淚千行」,卻是幽冥兩隔後,無邊無際的沈痛。

  儘管雅士們不停的歌詠,我們對人的擇偶行為,確有無盡興趣,但又不知其緣由,例如美國總統柯林頓已經有一位忠誠能幹又美貌的妻子,為何還不停地向外發展,且毫不選擇,深符我們中國諺語:「飢不擇食」之態,而白宮實習生陸溫斯基不顧及使君有婦,仍努力奉承,為什麼?

  縱使有情人終成眷屬,未來的日子仍然坎坷,度完蜜月的妻子常發現以前男人的溫柔輕撫,變成冷硬的拳頭打在身上,迷人的甜言,化成割人的利刃從口中射出,山盟海誓很快地轉變成衝不破的牢獄,愛情瞬間即幻化為痛苦、背叛與仇恨,美國現在每一次婚姻,都有一大半在未來會破裂,在台灣離婚率也步步高昇,為什麼呢?

  我們把神仙美眷當成是理想狀態,而把爭吵及破裂當成失敗之徵兆,因之在愛情及婚姻之中,一旦發現利益的衝突,便痛不欲生,以為純純的羅曼蒂克之愛已被污染。

  我們不知道人類擇偶行為的真相,對個人及社會造成極大損失,許多人追求所謂「真愛」,枉費了生命及多年時光,而整個社會浸淫在商業、文學及神話所塑造的假象中,讓許多人迷惘、無助及充滿受挫之憤怒。

  人和其他動植物一樣,都活在歷史之中,既然生物結構是過往環境所塑造,那麼人的心理是否也被過去的環境所影響呢?小鵝剛孵出來之後,幾小時之內最接近的移動物體,便被它當做是媽媽了,這種演化所組建的知覺過程,可能也在人的腦中預植一種心理傾向,讓具這種傾向的人,在碰到某種環境時,就產生某種想法,因此能增加他生存的機會,如果這種論述能被我們所暫時接受,那就可以因演化生物學來分析愛情了。

‧性擇(Sexual Selection)

  幾乎在一百三十年前,達爾文就提出一個理論來解釋求偶的行為,他看到雄孔雀長了華麗的尾羽,一旦打開來真是迷人,但若被狐狸或狼等看到了,這長而沈重的羽毛反會妨礙它之逃命,因此他思慮了很久;動物身上怎會演化一個有害生存的特性呢?他提出的答案就是與「天擇」略為不同的「性擇」。

loveimage1.gif (49533 bytes)
圖一:達爾文以性擇來解釋生物求偶行為

  達爾文主張(圖一),雄性有著漂亮的羽毛,或耀眼的尾巴,或雄偉的鹿角,可以打敗同性,或讓雌性目眩神搖,同意與之交尾,雖然這些雄性特徵不利個體生存,但有利生殖後代,故有性生殖的生物中,性擇成了與天擇不同的演化壓力。

  達爾文把性擇分成兩部份,一是同性競爭,好幾個雄性為了要爭取雌性,得互相較勁,例如兩鹿要鬥角,看那一方比較強大,得勝一方能得到較多交尾機會。另一是雌性選擇,在此雄性們不需要真的打鬥,只要在選美場上儘量表演,讓雌性自行選擇。例如雌孔雀喜歡耀眼的雀屏,沒有光亮尾羽的雄孔雀就敗下陣來,絕子絕孫,被摒除於演化的洪流之外了(圖二)。

  雖然天擇理論命運多舛,從一八五九年提出以後,一直要到一九三○年代才逐漸被演化之權威學者所接受,性擇論的命運更差,從一八七一年提出後,接近一百年才重受矚目。性擇論長期被排斥,大概有兩項原因,其一是社會歧視女性,兼及於雌性動物,既然人類社會中,女性沒有擇偶權,必得被動接受父兄的安排,那麼雌動物怎能自主且有意識地挑三撿四呢!因之長期否決「雌性之選擇權」。第二個理由是社會科學家之排斥,如果人的行為是「本能」或先天所決定,那麼文化有何影響呢?人的理性豈不失去自主權了?基於這種「明顯又恐怖的推論」,社會科學家不相信人有不變的本性,因此這一類學者的基本信仰是:「人的本性,就是人沒有任何本性」。

loveimage2.gif (33421 bytes)
圖二:雌孔雀喜歡耀眼的雀屏,所以沒有光亮尾羽的雄孔雀被摒棄於演化的洪流之外


‧演化心理學勃興

  性擇說雖被擱置多年,但一九六○年代開始復甦了,在一九七○年代社會生物學勃興,基因能影響行為的例子漸多,因演化思維成功預言社會行為的例子也出現了,當維爾生(E.O.Wilson)以「社會生物學」為名寫出一本動物行為的鉅著後,這用遺傳及演化解釋行為的新學派漸成熱潮,縱有古爾德(S. J. Gould)魯翁亭(R. Lewontin)等人健筆反對,似也擋不住。

  就在這熱潮中,有些心理學家想找出,演化史是否賦予男女在擇偶時一種特別心態,或一種策略,以使男女在無意之中,做出較正確選擇,也就是有利生殖及撫育後代的抉擇,這擇偶策略就統稱演化心理學。

  這新領域的研究法,仍不脫傳統心理學之調查及統計法,例如演化思維可預測男人要年輕貌美女性,因為這特性比較能讓兩人有健康後代,因之可用問卷調查男女在擇偶時所重視的條件。其次因人類分散世界而分化出不同社會的時間不超過數萬年,因此各不同社會之人,其擇偶傾向應還有共通處,故調查各不同社會中,男女擇偶條件之同異,是尋找共同擇偶條件的好方法。

‧擇偶策略

  策略兩字似乎暗示刻意的算計,難道人在談戀愛時,背後會拿著計算機位各項特質打分數嗎?熱戀中男女大部份會否則這種精明的「妙算」,其實這策略只是完成目的,解決難題所用的方法,男人性慾再強,也不會閉著眼捉個女人結婚,女人再迷於純純的愛,當然不肯任意嫁人,因之不自覺地,男女愛情及婚姻有絕大的挑選,這種心理感覺是為了成功地解決生殖問題所演化出來的。

  舉個例子吧!人類得吃東西方能生存,但環境裡有各式各樣物品似乎均可放入嘴裡:野莓紫、果子、泥土、昆蟲、石子、野菇、及糞便,如果人類沒有口味之偏好,說不定他剛好吃了臭肉及爛果子,中毒就死了,而吃了營養又有熱量的熟果、蜂蜜的人,就不會死,因之挑選食物的特性有益生存。我們對食物的偏好的確可以反映出這天擇的過程,人喜歡甜蜜的、多油的、多蛋白的,還有鹼的食物,而不喜苦、酸、和怪味的東西,前者提供熱量營養,解決基本生存問題。

  用相似推理,我們想像祖先求生的狀況,日常生活中寒則求暖、餓時要狩獵,也得收集果莓野菜根莖,還得防止野獸攻擊及同類暴力,現在把我們放在祖先的處境,如果配偶該帶隻鹿回來,結果空手而回,如果天寒地凍,叫男人拾柴回來,而他居然胡混不歸,那麼這家庭的子女就比較難受到好照顧,甚至部落間相殺伐時,沒有男人保護的小孩,存活率會低些。相反,如果男女同心協力於覓食及撫養後代,那麼後代有高些機會生存及繁殖。

  所以男女擇偶時,不論他們明瞭其判斷是否合理,只要他們不自覺中,喜歡對方某些特性,而這些特性有助於生存及生殖,就會把這種偏好遺傳下去,經過千萬代的增強,而成了男女與生俱來的心理傾向,這即是擇偶策略。

‧女人擇偶策略

  在探究女人有何擇偶偏好時,先讓我們看一個動物的例子。雄性的非洲織鳥(African Village weaverbird ),在交配季節會先精心編織一個巢,當它發現雌鳥出現在附近時,會倒懸在巢底,大力拍著雙翅,引起她注意,當她發現有一個追求者與他的愛巢後,便進巢檢查,這可要比總司令巡視營房內務來得嚴格多多,她用喙啄拉巢壁,看建築的工與料是否高超,折騰得常超過十分鐘,這時雄鳥還得在附近引吭高歌,以為檢驗儀式助興。如果雌鳥決定此巢不夠好,便掉頭而去,被拒的雄鳥只好努力加工修飾,以待下位嬌客來看房子,失敗幾次的曠男,有時乾脆把巢拆掉重建。

  雌織鳥精心選擇會築巢的雄鳥,自動解決了幼鳥的住屋問題,讓它們比較免於風吹雨打及天敵的侵犯,若她不這樣挑三撿四,而隨便就跟一位築巢低手鶼鰈雙飛,說不定滿卵的巢被一陣風就吹翻了,白費一年功夫。

  女性較男人更謹慎擇偶,是有其歷史之原因的,在有性生殖裡,雄性的定義即是它生產小而多的游動配子(精子),雌性倒只生產量少但大的不動配子(卵),而人類受精卵又在母體內生長,因之女性對後代的負擔(或投資)就遠大於男性,如果男人不願長相廝守,偷吃禁果就逃了,那麼由女方撫養後代,不但辛苦,且成功率低,這該是女性擇偶策略的起源。

‧女人喜歡什麼?

  因為女人在生兒育女上負擔較多,因此我們可以假設,如果男人帶來很多資源協助她,她在生殖工作上一定會比較成功,這資源不止是財貨,讓女人小孩吃飽穿暖,還有男人分給家庭的時間,及他在妻兒旁所能提供的保護。

  男人為家庭奉獻,似乎是天經地義之事,其實其他猿類很不相同,絕大部分的猿類中,雄猿不分享食物給配偶,也不理子女,而男人不但帶回漁獵所獲,且防禦外敵,保護子女,更重要的還有教導子女狩獵技巧,戰爭藝術,及人際關係的修養,甚至傳授其社會地位給子女,這些資源都不是女人短暫的性伴侶所能帶來。

  財貨當然是女性擇偶條件之一,例如一九三九年一項心理調查發現,美國女人認為求婚對方有錢與否頗為重要,而男人看女方有錢只是「不錯」的條件,以重視程度來比,女方重視錢財,約為男方的兩倍,而一九五六年,一九六七年及一九八○年代中有三個新研究,依然確定女比男更重視財貨,一九六○年代以後女性解放主義興起,男女平權觀念在很多女性心中覺醒了,但居然五十年間此偏好不變。

  另外我們看報紙上求偶廣告中男女方所列的配偶條件中,女方列出「經濟條件良好」之比例是男性的十一倍。

  社會地位在古代社會與物質的獲得極有關係,不管現代與古代,社會財貨大部份都流到地位高的人手中,只有小部份流入小民手中,因此女人也該對地位十分看重,季辛吉在他享受權力時,縱使大腹便便,仍能博得女性青睞,所以他說:「權力是最佳春藥」。

  在好多心理調查裡都發現,美國女性喜歡高地位或有高尚職業男性,其重要性僅略低於金錢,而象徵地位的教育程度和學位也是女人極重視的,這一點是不言可喻的,很多台灣小男生一旦考上醫學系,便待價而沽,希望撈上幾千萬元的女方嫁粧。

  野心與勤奮該是男人爭取財貨及地位時,一項極重要的素質,縱使在很多社會中,出身門第及關係是男人財富地位的先決條件,沒錢沒勢但野心勃勃的男人,如寒微時的寄奴及畏瑣如猴的木下藤吉郎,皆有可能往上爬,而致霸主。例如八○年代的兩項國際調查裡,發現在八百五十二位單身及一百位結婚的美國女性中,她們普遍認為,熱心工作,追求事業成功,深具野心的男生更吸引人,而且很看不起沒野心或懶惰的男人,相反的,男生倒認為未來的妻子有無野心,並不重要。

  除了以上所提的幾個條件,女人也重視可靠性,情緒穩定、聰明、能幹、身材高大及健康。

‧愛與承諾何用?

  男人具備了上述優點,並不一定會把這些資源完全灌輸在一個女人身上,的確有很多單身男貴族寧願置身歡場,尋找一連串的性伴侶,這種人在英語叫「逃避承諾者」(Commitment dodger)。

  承諾這兩個字實在抽象,出於人口,究竟代表何意?它比財貨地位野心健康更難以觀察,但卻是最重要的,如果女人千辛萬苦挑到一個資源豐富的男人,一旦懷孕之後,男人忽然不見了,豈不人財兩失,因之承諾雖難以捉摸,女人卻要伸出雷達般的觸鬚,來偵查「承諾」是否存在,而它最可靠的線索,就是「愛」。

  有人質問我們科學家,愛怎麼用科學方法來描寫,它有幾斤幾兩?它是什麼形狀?這一點我們現在還沒法精確地用神經生理學解釋,但假設它是一種情緒、感覺吧!如果人有恨、嫉妒、喜好的情緒,「愛」這情緒當然存在。

  類似於中文「愛」的字眼,幾乎存在於任何人類語言中,「愛」的行動存於世界上任何一個文化,可以說從南非洲的祖魯族到北極的愛斯基摩人,人類學家維廉‧賈科維雅克(William Jankowiak )調查了一百六十八種文化,他發現有強烈證據,說百分之九十的文化中,有羅曼蒂克的愛情,其他文化中資料不全,不敢確說,因之愛這觀念不是西方文化所獨有。

  縱使愛是不可捉摸,但愛所實現的行為是可以觀察的,大衛‧巴士(David Buss)詢問加州大學各五十位男女生何謂愛的行動,其中高踞首位的就是「承諾」,其行動如:斷絕與其他男女的關係,渴求結婚,盼望與愛人生孩子。

  承諾所表現之諸種面向,最明顯的是「忠貞」,就是兩人不在一齊時,也不與任何他人有感情,另一種表現即是資源讓愛人獨享,因之買昂貴禮物就表示男人隨時願為女生出錢,而非「一毛不拔」之鐵公雞,而第三種表現是情緒上的支持,即伴隨對方同憂同愁,度過難關,總之承諾是答應把男人的財產、時間、精力、完全放在單一女人及家庭之上。

  承諾既如此重要,催促「承諾」及表達承諾之「愛」終將成為女人擇偶的最重要條件,於是小說、電影、電視中,無邊無際的主題,依然是愛。

‧竇蔻年華的迷惘

  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,對異性好奇,對愛情有憧憬,雖然對情之渴望,有強大之動力,但可能沒有確切的方向,不知何人是值得愛的,用社會生物學對愛的詮釋,我們可以用理性自覺地引導愛的衝動,使之有較美滿的結果,讓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屬吧! 

 

程樹德任教於陽明大學
微生物及免疫所

附註: 本文採取David M . Buss 所著之The Evolution of Desire ( 1994年 , Basic Book , A Division of Harper Collins Publishers , Inc) 第一二章之論說,改寫而成。有興趣之讀者可參看本書。圖一︰達爾文以「性擇」來解釋生物求偶的行為。圖二︰雌孔雀喜歡耀眼的雀屏,所以沒有光亮尾羽的雄孔雀被摒棄於演化的洪流之外。

 

取材自科學月刊 第三十卷第二期 p.100 - p.1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