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蔚園科學館



to_hall.gif (965 bytes)
to_newsci.gif (968 bytes)
to_sci-news.gif (726 bytes)to_all_shows.gif (866 bytes)
to_books.gif (861 bytes)
to_links.gif (871 bytes)



to_scimonth.gif (634 bytes)
to_science.gif (592 bytes)
to_vm.gif (586 bytes)

關鍵字
 
 
   

ear1.gif (5444 bytes)
科教處

台灣水域蝦兵蟹將的危機

  最近兩年來,台灣由南到北開始盛行噴效殺蟲劑,許多人使用它來抓蝦子,只要在水中噴幾下,長達百公尺以上流動溪水裡的蝦子,全部都掙扎著浮出水面,效果實在驚人 

鄭明修

  當你發現各地海灘上空貝殼逐年減少時,或許你不會覺得奇怪:反正活的貝類已經很少了,當然空殼也就少見,可是當你看見寄居蟹無奈地背負著玻璃瓶口或塑膠管口時(請見彩色圖),

找不到貝殼的寄居蟹,只好將就以垃圾堆中破碎的玻璃瓶口為家。
寄居蟹以海底的有機碎屑為食物鏈中扮演重要的角色。
椰子蟹是世界上最大的寄居蟹,也是保育類動物,但是因為民眾大量捕食,現在已經很少見。

你一定會驚訝怎麼會如此呢?到底海洋發生什麼問題呢?目前在台灣各地溪流和海邊看到許多垃圾並不稀奇,但是海底垃圾滿地,若你不曾潛入海中親眼目睹一定不會相信,可是當寄居蟹沒有貝殼可躲可住,只得屈就於人造的〝殼〞時,是不是很可憐很奇怪呢?其實寄居蟹在成長過程中,需不斷找尋適當的空殼(請見彩色圖),然而我們毫無節制的捕捉海裡的貝類,吃完牠之後往往將空殼丟棄在垃圾筒內,如同海鮮店的貝殼一樣,最後都被掩埋在垃圾場裡。寄居蟹無殼保護的話,在海裡會被其它生物吃掉,在岸上也容易受到其他生物攻擊。遭到日曬時,體內水份迅速蒸發後很快就死亡。雖然一般的寄居蟹沒有食用的經濟價值〔椰子蟹已列入保育類動物(請見彩色圖)〕,但是牠們的幼苗卻都是大海中許多生物的食物資源,如今寄居蟹無殼可住,與其族群大量銳減,也許意味著海洋中食物鏈即將斷裂。換言之,這可能是海洋生病了的症狀,甚至是海洋生態系正在瓦解的警訊!

  有許多蝦蟹種類會在河海之間迴游,例如淡水毛蟹和淡水長臂蝦,牠們都到河口海裡孵育下一代,幼苗再上溯到溪裡成長。淡水可流域曾經是淡水毛蟹最大的產地,貫穿中研院的四分溪亦曾是淡水毛蟹的家。如今因為淡水河嚴重污染,它們早已絕跡十幾年了。

  去年底我與助理們到恒春半島牡丹水庫下的四重溪做調查,竟然在清澈的溪水裡找不到任何蝦蟹類的蹤影,很顯然是遭受殺蟲劑的洗禮。最近兩年來,台灣由南到北開始盛行噴效殺蟲劑,許多人使用它來抓蝦子,只要在水中噴幾下,長達百公尺以上流動溪水裡的蝦子,全部都掙扎著浮出水面,效果實在驚人,連雙溪鄉雜貨店的老闆都說很多人到溪邊露營,都買了許多瓶噴效殺蟲劑,其結果可知。殊不知人類吃到這種殺蟲劑毒殺的蝦子,對人體有致病的風險。要管制也很難,因為下毒之人可以辯稱是因河邊的蚊子太多。最可怕的是,許多老饕們吃河蝦,根本不知道它們原來是用殺蟲劑抓來的。

  台灣的溪流和珊瑚礁海底景緻之美,曾是世界一流的,現在呢?河海本是一體,同屬於地球村的自然資源,因此關心海洋環境,也要一併關心陸上環保。近幾年來,台灣每逢大豪雨必有大災難,大家已體認這是一片受傷嚴重的山水。人對自然不尊重,大自然已開始反撲。我們一再目睹人造土石流、人造山崩、人造坍方等的發生,一方面應驗了任何開發建設彌補不了環境的破壞;另一方面也說明了我們才是自己最大的敵人,因為天災亦為自然現象的一部份,我們強迫自然改變成我們想要的模樣,卻促成了更多的「大地反撲」。如今我們更要擔心「大海反撲」,因為土石流、家庭廢水、工廠污染物等許許多多的陸上污染物,最後都匯聚大海。

圖四、共生的扇蟹棲住在分枝狀珊瑚裡,當有棘冠海星要吃食其宿主珊瑚時,牠會以螫腳攻擊海星保衛珊瑚。

人類原以為大海擁有無窮的自淨能力,雖然它能吸納百川,卻無法消受人類不斷地傾倒污染物,尤其是海洋生物(當然包括蝦、蟹類(圖四~六))無法避免的吃下許多重金屬和有毒的物質,最後又由嗜食海鮮的人類自食惡果,這是大家所不願見到的。

  台灣目前建設下污水道和污水處理的普及率很低。這些平時在陸上看不見成果的建設,很難引起官員或政客的興趣。因此未來的海洋環保是很艱辛的。先從小地方著手是我的建議。關心海洋環境問題,應從自己家庭的垃圾分類和不亂倒油污廢水做起。到海邊不要撿拾任何貝殼,為『寄居蟹留一個家』。這是保育海洋資源的一小步,卻可提醒我們更進一步關心各種海洋問題。

圖五、台灣海峽盛產旭蟹,近幾年來因大量捕撈,使得其族群數量劇減,目前海產店只好大量進口以滿足國人喜好。
圖六、白背鞭藻蝦和活額蝦都是珊瑚礁清潔站的成員之一,會清潔魚身上的寄生蟲,是魚蝦彼此間著名的互利共生關係。

鄭明修係中研院動物所副研究員